望谟县最新新闻消息

金融新闻 主页 > 金融新闻 >
全球集装箱运输业2020年或将亏损230亿美元_科技频道_东方资讯
发布日期:2020-06-19 05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对于命运有赖于全球化水平上升的集装箱航运业而言,新型冠状病毒肺炎(COVID-19,即2019冠状病毒病)疫情似乎是一个特别可怕的敌人。

全球贸易受到破坏的证据显而易见:由于疫情旅行限制,船员被困在船上,而装载着从电视机到服装等各种商品的集装箱从亚洲抵达西方港口,却恰逢欧美消费者需求崩溃。

这让人回忆起2008年至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,那场危机曾导致全球贸易额下滑逾10%,导致丹麦的AP穆勒-马士基(AP Moller-Maersk)、中国的中远海运(Cosco ShippingLines)、德国的赫伯罗特(Hapag-Lloyd)和法国的达飞海运(CMA CGM)等大型航运公司进入残酷竞争时期。但10年过去了,早期迹象显示,迄今为止,该行业在应对此次动荡方面表现较好。

2020年,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(ShanghaiContainerized Freight Index)下滑,但仍高于一年前。该指数追踪集装箱航运公司向各种客户收取的运费,包括沃尔玛(Walmart)等全球最大零售商和大众(Volkswagen)等全球制造商。

AP穆勒-马士基首席执行官索伦?斯库(Soren Skou)最近在一次电话会议上告诉投资者:“在根据需求调整运力方面,我们和整个行业都非常灵活。”马士基航运(Maersk Line)运营着全球规模最大的集装箱船队。

例如,据行业咨询顾问和分析师称,航运公司的停航班次达到创纪录水平。

数据提供商eeSea表示,今年航运公司取消了8%的主要航线航次。这些航线包括亚洲与北美之间、亚洲与欧洲之间以及欧洲与北美之间的航线。相比之下,2019年全年取消比例为2%。

但距离新冠疫情在中国开始爆发已有6个月,全球失业率在螺旋上升,该行业面临的紧迫问题是,能否避免恶性价格战再次爆发??金融危机后最终爆发了一场价格战,在2015年至2016年达到顶峰。

对于这个拥有5000艘集装箱船的行业而言,风险巨大。这5000艘船推动着全球贸易几乎无间断的增长。其中最大的集装箱船在4月揭幕,长400米,可装载近2.4万个20英尺集装箱。

过去40年,全球化进入黄金时代,海运集装箱运费几乎每年都增长。

根据SeaIntelligence Consulting首席执行官拉尔斯?延森(Lars Jensen)的计算,如果集装箱运费跌幅与2009年相同,该行业今年可能亏损230亿美元。根据这家咨询公司的数据,2019年,全球最大的15家集装箱航运公司的总利润为59亿美元。

然而,如果运费保持稳定,被认为今年几乎一定会发生的贸易额大幅滑坡仅会导致约8亿美元的亏损,延森认为这种情况出现的可能性更大。

他表示:“这是真金白银,但很难算得上灾难,这种损失是可控的。”

在2008年至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,为了获得更大的规模经济,各家公司继续投资于更大的货船。然而,再加上全球贸易增长乏力,这导致运力过剩。

随之出现的运费压力,最终导致韩国韩进海运(Hanjin Shipping)于2016年破产,这在某种程度上给该行业敲响了警钟。

该行业目前拥有的一个缓冲空间是,在建集装箱船数量相对较少。根据航运咨询经纪公司Clarksons的数据,金融危机期间,该行业的订单数量相当于现有船队数量的一半以上。如今,这一比例仅为10%,意味着未来新投入使用的船舶数量将更少。

分析师们表示,各集装箱航运公司新近形成的价格纪律是过去5年整合和更广泛合作的结果。

如今,大型航运公司数量减少了,而且在三个主要联盟下运营:2M联盟(2M)、海洋联盟(Ocean Alliance)和THE联盟(THE Alliance),这些联盟允许各公司共享船舶空间,更容易缩减服务。

面对美中贸易战对贸易额的拖累,各公司甚至在新冠危机爆发前就采取了保护利润的策略。许多航运公司已经开始“慢速航行”,即减速航行??这是一种吸收运力的策略,因为提供和过去同样频率的服务需要更多船只。

但这样做并不总是有利于客户。

海事研究咨询公司Drewry的西蒙?希尼(Simon Heaney)说:“如果你有需要运输的货物,而你预订的船已经停运了,或者被换成另一艘船,或者不得不等待下一艘船的到来,那就不太好了。这是一种严重扰乱。”

如果说到目前为止该行业证明自己比十年前更具韧性,那么人们对此的情绪是冷静的而不是乐观的。

世界贸易组织(WTO)最近的一项预测突显了风险。该预测称,今年商品贸易(即实物商品进出口)将暴跌13%至32%。

“我们现在看到第二季度(贸易额)大幅下滑。”德国赫伯罗特的首席执行官?罗尔夫?哈本?扬森(Rolf Habben Jansen)上个月向投资者表示,“我们预计这一情况将持续到第三季度。”

这家总部位于汉堡的集团拥有一只由近250艘船舶组成的船队,去年的息税前利润超过8亿美元。该集团保留了今年的利润预期,显示出该集团有一定的信心,但警告称可能无法达到预期利润区间的上限。

AP穆勒-马士基也运营从洛杉矶到拉各斯的集装箱装卸码头。该公司更为谨慎,已暂停其盈利预测。

杰富瑞(Jefferies)追踪该行业的分析师戴维?克尔斯滕斯(David Kerstens)预测,今年集装箱运费将下降约5%,但警告称,如果实力最弱的航运公司无法抓住救生索,那么这可能也足以让它们破产。

经合组织(OECD)旗下的国际运输论坛(InternationalTransport Forum)的数据显示,过去10年,14家集装箱航运公司的总债务攀升了四分之一,至950亿美元,面临破产风险。

“许多规模较小的亚洲公司的杠杆水平非常高。”克尔斯滕斯说,“进一步违约的风险也在增加,就像2016年那样。”

这一隐患已导致一些政府考虑提供财务援助。达飞海运上个月获得了一笔10.5亿欧元的贷款,其中70%由法国政府担保。

就目前而言,政府纾困损害该行业形象的风险是次要问题。与许多行业一样,集装箱航运业的当务之急是需求将以多快的速度恢复,该行业的新常态将是怎样的。

Power by DedeCms